您现在的位置: 天添资源网 >> 公文中心 >> 文秘知识 >> 精品文章 >> 正文 搜索:

油甘,河流,幸和不幸

作者:佚名 公文来源:网络 点击数:

油甘,河流,幸和不幸


章 来源天添 资源网 ww w.
tT z y w.C oM

油甘,河流,幸和不幸

    工作日的第二天就随老郑回到xx。今天过贵屿、谷饶一带时,路边卖油甘的人很多,大约这里是产地。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很喜欢嚼油甘,边嚼边抽烟边喝茶,他说,那味道是无法说清的好;对他的这一说,我一般,因为油甘总就只不过是酸酸涩涩的。
    晚饭在国道旁的本地商会,进去前我溜去试了试路边摊上的油甘。捻一颗入口,略略一咬,脆、酸、涩,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卖油甘的大姐掩嘴“呵呵”笑了一阵告诉我:“大口嚼回甘才会快,嚼快点就甘甜了。”大嚼试试,好像还那样。大姐看我一脸苦涩,赶紧递过一杯水和一张宣传单,又指着马路对面的商会说:“油甘入口酸涩,但很有益的,吃一吃就惯了,那些老板经常几十件几十件地买去外面送人。”接过水喝着,看看单子,那上面上说,油甘是这一带的名优特产,对肝病、三高、甚至胃癌都有奇效,什么润肺化痰之类的就更不在话下了。看它说得神奇,我让大姐装了几件,然后随口问到,油甘这么好卖,家里种得多吧?大姐一边装箱一边微微摇了摇头:“骗外地人就说这些油甘是本地的,你是自己人,实话说,其实这些都是外面来的。这里现在只剩下油甘产地的名声,水土都变了,种不出什么东西了。”
    种不出东西?年少时我和阿宝常骑单车在灶浦、金玉、关埠一带溜达,所以我深知xx这里的土地:平坦、肥沃、水网纵横,香蕉、柑橘、橄榄常常是一望看不到边的,这位大姐怎么会说这里“种不出什么东西了”?问大姐,她停下手里的活,回头找了找,指着远处田里浇地的人说:“你过去看。”走前,田边灌渠里的浑浊和臭气打破了我对xx土地的记忆,浇地的村民用舀子从灌渠里舀出那些刺鼻的污水泼洒进地里,看我走近,他继续慢慢悠悠、神态自若,似乎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
    ... ...
    晚饭时新闻里在讨论浙江xx水淹后的救援,商会的朋友说,其实xx和前一段的陈店那边的状况差不多,只不过xx人自救意识高一些,所以没像xx一样到了缺水缺粮的困顿。听他们说起水患,我想起“天兔”来袭时老郑他们曾有过水浸的讨论,那回他们说,乡村河流及水利工程功能的丧失和对自然的过分开发才是水灾的主因,天兔不是,因为xx从前也有台风、暴雨,也浸,可退得快,现在水难退,所以才浸得深和久、成灾了。——这回的xx呢?我问老大们,他们拿出一份“天兔”后商会请水利方面做的评估,我看了看,里面分析了天兔带给xx的启示有三:一,工业发展对水的需求过大,河流和地下水过度开发,导致河流和土地干涸;二,河流和水利工程失去水流长期疏导以及人为环境污染导致河床普遍升高,失去了导流、排水、灌溉和泄洪的作用;三,经济发展和城镇化建设使植被减少和大范围的土地硬底化,土地的汲水功能大幅降低。
    见我看完,老大接过文件来了一句:“人‘物’自然,自然就会‘物’回你。天理循环,到哪里也一样的。”——电视里还在讲xx,大佬们在扯生意,我在嚼油甘;看着还浸在水里的xx,我忽然想起了傍晚那个从灌渠里舀污水浇地的村夫,他种的什么?谁吃着呢?然后呢?天理又该循环谁了?
    ......
    晚饭后往回赶,明早约了人在省城喝茶。正睡得朦朦胧胧,发现自己一部闲置的手机一闪一闪的,取来看看,让人一愣的消息,一早发过来的。黑里发怔良久,我已经想不起他的样子,更毋说事。
    对于生死,我不介意看到、谈到和想到,因为已经见过太多。我的父亲最后就对生死看得极明白,当然,也或者是那时的我太简单,没能看出他的恐惧:走前的一晚,临晨他忽然清明起来,他清晰地告诉我,病痛的折磨让他感到活着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有时会希望夜晚睡着了就不再醒来。俩父子闲扯到天亮,他说:“人早晚都有这一天,早走早好,少受罪。”然后问我要了水喝,就再没睁眼。
    有时回想,我羡慕那些颐养天年的人们,我喜欢看着他们悠然地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任时间从自己的身上一点一滴地走掉。我的父母亲没能这样,我有几位朋友没能这样,今天,我知道了,有一位我曾经的伙伴也没能这样。——我有时在想,“逝者长已矣”,是不是一定要“长戚戚”呢?恐怕并非如此的,所谓幸和不幸的大不同,其实常常只是习惯向前看和向后看的细微差别而已,这一点,西人比我们好,他们懂得“存者且偷生”。当自己无法再改变什么,我有时愿意这样想:或者事情原本就是一种解脱,向前看;生活还在继续,向前看;“走过,就该珍重”,向前看;“爱过,夫复何求”,向前看。
    我们能做什么?说一句我自己切身的经验之谈:让事里面的人自己去经历这一切,自己面对、自己接受、自己明白、自己感悟,那是一种莫大的成长。无论谁,都没有资格去篡夺他们所拥有着的这些。许多在做的人看来无比美好的事情,在受的人眼里,只是重新揭开已经渐渐结痂的伤口的另一种。简单来说,留点空间让他们去缓冲才是好的。——当然,这也不过是我以一个经历过的人的视角所片面看到的,或许本就是错的。
    愿大家都一切安好。 


章 来源天添 资源网 ww w.
tT z y w.C oM
相关公文:
没有相关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