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农舍启示录

时间:2018-11-07 13:44:18作者:佚名教案来源:网络
本资料为WORD文档,请点击下载地址下载
文章
来源 天添 资 源网 w W w.tt
z yw.Co M农舍启示录



从前呀,在乡下,有一位老奶奶独自生活。她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纷纷去到城市里找工作了,他们不愿意经受农村的苦。陪伴在老奶奶身边的是一群动物孩子,他们共同生活在一间农舍里,其乐融融。

首先是一只驴子,耳朵长长的,能听到极其细微的声音,尤其对老奶奶每天磨磨时“喁喁”的吆喝声感到亲切。

驴子每天不停地走,四肢锻炼的很健壮。他得意时就“偶啊偶啊”地叫。对,驴子每天在磨房里不停地磨磨,他要把老奶奶收回来的粮食磨成细面,好蒸馒头吃。

没错,老奶奶虽然已经很老了,但还坚持每天下地干活。地里的小麦正迎着风“哗哗哗”地叫嚷,等着她去浇水呢。

院子里乘凉的看门狗听到驴子单调的叫声不耐烦地说:“会不会唱点别的呀,就这么两句反复地唱,一点创意都没有。你们驴子界唱歌都这么难听?”

“唱歌不是我的强项,看我的肌肉,多么有力量。不跟你说了,我要去远足了。”驴子每天蒙者眼,不停地走。在他的假想中他去过很多美丽的地方,有高山,有河流,还有一望无垠的的大草原。一天中与狗斗嘴的时间只是回来歇歇脚,马上又要出发了。

“今天去哪里呢”驴子一边走一边思考。

怪不得看门狗埋怨,最近他正在学外语。母鸡的“咯咯哒”声倒是不难学,但是她只有在生完蛋后才骄傲地高歌一曲,平时就像个哑巴,一声不吭地满院子飞。

“飞?”对,母鸡在练习飞翔,据母鸡的姥姥讲,鸡族从前是会飞的,只是经过人类圈养,翅膀退化了,沦为下蛋工具。

当母鸡仰头看到空中自由飞翔的鸟儿时,心中充满了羡慕。“我也要飞,看看遥远的地方有什么新奇。”

于是一有空暇,母鸡就练习飞翔。长距离助跑后双腿猛地一蹬,双翅奋力煽动。可惜!笨拙的身躯重重摔在地上。母鸡并不气馁,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跳上鸡笼,准备练习高空俯冲。

 “嘎嘎嘎”鸭子迈着四方步,扭动着肥硕的大屁股拦在母鸡面前说:“哎呦,我说母鸡呀,你就别白费劲了。老天爷安排你在地上爬,你就别想飞上天。”

母鸡一向不爱听鸭子讲话,自己不要求上进还打击别人。成天到晚“呱呱呱”的,全是负面情绪。有时候没人跟她聊,她自己还跟自己聊呢,隔着门听,还以为一大、大群鸭子在聊天。

鸭子在整个院子里真算是一朵奇葩。身材臃肿还臭美,整天除了吃就是梳理她那身说灰不灰,说黑不黑,说花不花的羽毛,总之读书少的人还真没方儿形容。

贪吃是鸭子的天性,懒惰是鸭子的致命伤。她就这样随性地生活,连最起码的工作也不做了,就是下蛋。因为她太贪吃了,又懒得动,食物转化为脂肪,堆积在肠腹中,增大了机体负担,令肠胃功能进化,生殖功能退化。所谓用进废退,这是极为可悲的!

母鸡在变化不同姿势练习飞翔。

鸭子在一旁不停地说风凉话。

与驴子斗嘴失败的狗,脾气犯了,一边叫着一边跑过来,要教训恬不知耻的鸭子。

这下可好,母鸡错以为狗来欺负她,惊叫着飞奔,一使劲居然飞上了一颗小树。平时那棵小树是需要仰视的。

鸭子腿脚不利落,身子又沉,连滚带爬地躲闪。狗一头撞向鸭子,人未到鼻子先到,鸭子“矮油嘎嘎”地就地打了几个滚。

院子里热闹的声音惊动了屋里休息的老奶奶。老奶奶双手爱惜地轻轻把怀里的猫咪抱起来,环绕在臂弯里,来到窗前查看院子的情况。

狗还在戏弄鸭子,他轻轻叼着鸭子的羽毛,让鸭子双脚离地,不住地挣扎。

老奶奶推门出屋,取了一根木棒,作势要打狗。狗把鸭子摔在地上,跑到一边嗤嗤地窃笑去了。

鸭子顾不上抖落身上的土,一只手捂着腰,一只手按住头,一瘸一拐地回窝了。

母鸡站在树杈上,从空中俯瞰着这一幕,思绪此起彼浮。她仰望蓝天,无限憧憬地大叫一声:“苦”。

老奶奶抱着的猫咪撒娇地往老奶奶怀里钻了一钻。因为突然从光线柔和的屋里来到太阳下,不适应。她眯着双眼,看了一下主人,发出一声娇滴滴的叫唤。

“喵~”。

然后语音呢喃地说:“这帮粗人真讨厌,净玩些无聊的游戏。”

院子角落里的狗,方才还沉浸在戏弄鸭子的恶作剧带来的喜悦中,此刻听到这句天外来音,仿佛醉了。他一下跌倒在地,双手交叉盘在一起,大脑袋枕在上面,张开大嘴“haha”地乐。飘飘欲仙。

老奶奶爱怜地轻抚着猫咪的毛,嘴里发出“呦呦呦”的声音,与她对话。

那猫咪一身雪白的毛,顺滑而光洁。两只眼睛一篮一绿,水汪汪地眉目含情。一条顽皮的小舌头时不时地吐出嘴外,舔邸老奶奶的手背。老奶奶能不爱她吗?

老奶奶回屋去了,院子里恢复了平静。



话说,很快就要到冬天了,老奶奶在一次寒流来袭时病倒了。

本来,睡在偏房里的驴子,睡在鸡窝鸭舍里的鸡鸭还有连窝都没有的狗,都没感冒,偏偏好心的老奶奶病了,还是她的身体太虚弱了。

知道老奶奶病了,在城市里生活的孩子们把她接到城里去治病。老奶奶不忍心丢下猫咪,不顾孩子们反对,执意把猫咪带在身边。

看着老奶奶怀里抱着猫咪坐进小汽车扬长而去,剩下的动物们心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驴子每天起来照旧拉磨。

鸭子踱进磨坊,对驴子说:“你不知道老奶奶走了吗?”

“知道”

“我以为你不止眼瞎,耳朵也聋呢。”

“我听见老奶奶与她孩子的对话了。虽然那孩子不让老奶奶回来了,但我相信,老奶奶还会回来的。”

“傻子,老奶奶去享福了,她不会想着我们的。终于解放了,你看,天多么蓝,云多么白,小草在向你招手耶。你就别再拉磨了,咱们到外边玩去吧”

“我不。我还要磨面。”

“磨了面谁吃?鬼吃呀?!”

驴子的脚步迟疑了一下,然后再次迈开腿,磨盘转动起来。

“我习惯了。”

“真是一头倔驴。”鸭子嗔怪一声,背着手又踱出磨坊。

母鸡还在练习飞翔。现在她可以轻而易举的飞上树杈,再一级一级地蹦到最高的枝头,她的目光可以越过墙头,看到外边的田野、河流、高山。她对更远的山的那边充满着好奇。

狗的梦中情人猫咪走了,他的心中充满无限的惆怅。本来他学习外语的初衷是为了猫咪,他要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学会猫咪的语言,用那悦耳动听的语调,向心中的女神倾述衷肠。可是,猫咪却走了,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那天狗破天荒地流了一滴眼泪。眼泪没干的时候,被鸭子发现了,狗尴尬地笑笑说:“沙子”。

现在动物们依照自己的生活规律在一起生活。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希望,希望老奶奶病愈归来,所以每一天过得还不算郁闷。不过家里缺了主人,动物们不再那么无忧无虑地打闹了。尽管老奶奶留下的粮食令他们吃喝无忧,但仍有一丝哀怨在彼此互相对望的瞬间传递。



一天,夜已经很深了。动物们都睡下了。

乡下的夜出奇的静,远处的大山上,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清晰地传到院子里。

突然,在月影下,一条身影翻过墙头,跳进老奶奶家的院子里。猫下腰鬼鬼祟祟地,一步一步地向正房摸来。

最先听到声音的是累了一天的驴子。在梦中,他正在游览白天远足所到之处的风景,窸窣的脚步声把他的美梦惊醒。驴子一跃而起,透过门缝,看见一个小偷擎着一盏油灯,正在翻弄老奶奶的箱子。他四蹄拼命地踢踏着,制造出万驴奔腾的壮观景象,口中“偶啊偶啊”的大叫,试图叫醒熟睡的伙伴们。

狗这几天心力憔悴,自打猫咪走了后,他彷佛丢了魂,成天没精打采的,吃饭也不香,睡觉也不沉,整个人瘦了一圈。

这夜,狗站在老奶奶抱着猫咪曾经呆过的地方,无奈地冲着月亮发了半天呆,又稀里糊涂地嗷叫了一通,这才回去睡觉。

梦中,踩着四双毛皮靴的小白款款向自己走来,顾盼生情,楚楚可怜。来到近前,喵~地叫一声。狗舔舔嘴巴刚要回答,一声炸雷在头顶响起。

“偶啊偶啊小偷啊”

小偷甫一听到驴子的叫声,还惊慌失措来的,等停住逃跑的脚步,侧耳细听。只听见驴子在偏房叫唤、踢踏,不见过来,就放心了,继续翻箱倒柜。

狗冲到门前,一脚踹开门,正要冲上去,只见小偷弯腰抄起了一根木棍,脚步迟疑了。

母鸡和鸭子也赶到了,见狗愣在门口,不禁同时大叫。

“快,快上去咬他呀。”

“对,上去咬他呀!”

狗向后坐了一下身子,准备发力,却莫名其妙地不清不楚地从大张的嘴里发出一声怪叫“王苗瓜”。

狗下意识地捂下嘴,转头看了眼同样疑惑表情的鸡鸭,再次鼓足气,向小偷吠叫:“王苗瓜嘎达”。

狗不会叫了。学外语学的,他把几种语言混在一起了。

母鸡彻底崩溃了,她双脚在门槛上一借力飞起来,冲着小偷伸出了锋利的爪子。小偷慌乱中将手中的木棒掷向母鸡,母鸡被打落在地,“噶噶噶”地哀鸣。

狗见小偷手中没有了武器,攒足勇气也向小偷冲去。一边冲还一边为自己打气:“王苗瓜嘎达、王苗瓜嘎达……”因为口中反复唠叨这句咒语,嘴碰到小偷身体时并未及时将锋利的牙齿准备好,只是用大鼻子顶在了那人手臂上。

这回小偷怕了,他把狗掀翻在地后,准备夺门而逃,鸭子勇敢地冲上去。小偷甚至没有看到脚下的鸭子就摔倒了。足球?枕头?总之不知是被什么绊了一跤,他摔了个狗啃泥,手中的油灯飞出去,打碎在桌子上。灯油洒在窗帘上、桌子上、地板上。灯火随即点燃了那些物件,火焰就像个调皮的小小子在涂油彩,他滑行着、跳跃着、攀爬着,瞬间涂红了整间屋子。

小偷早已逃之夭夭。母鸡缓过神来,一边大叫着火了一边飞奔出屋。狗叼着已经被浓烟呛晕的鸭子跳出门。停在院子里,鸭子揉着肩膀责怪狗:“你把人家弄疼了。”

“行了你,疼一疼总比变成烤鸭强。”

母鸡累的不想说话,扇动两下翅膀,检查一下自己引以为傲的飞翔工具是否完好。右侧翅膀挨了一棒子,现在隐隐作痛。恐怕练习飞翔要停一停了,等养好伤再练不迟。

突然在噼里啪啦的大火燃烧声中,传来瘆人的叫声。

“火呀火呀, 嗷~~啊,火呀。”

是驴子!平时低沉的嗓音此刻由于恐惧岔了音,故而“偶啊偶啊”的叫声变成了“火呀火呀”的恐怖之音。

狗、母鸡、鸭子不约而同地冲进磨坊。

“傻驴,着火了,快跑。”

“对呀,又没拴着你,你倒是跑呀!”

“往,往,往外跑。”

驴子喘着粗气,叫到:“我一直在跑!”

“往外跑。”

“是的,我已经跑到草地上了。”

“没有,你还在屋里,绕着磨盘转。”

驴子满头大汗,四蹄飞奔,脚下的土地已经被他踏出了一条沟,身后的磨盘rengreng飞转,甚至有石磨儿飞扬。

因为磨坊与老奶奶住的正房连着脊,火已经烧到磨坊的顶子了。情况紧急,狗、鸡、鸭一起叫停奔跑的驴子,摘掉眼罩,让他的头冲着门口,三人一起用力,推着驴子往门外走。

驴子太大了,三人推他好像推着一座山,而且驴子由于经年累月的绕圈走,腿脚已经适应拐拐拐的走法,不能再走出一条直线了。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驴子推出磨坊。身后房顶轰地一声坍塌了,熊熊大火吞噬了整排房屋。

摘掉眼罩的驴子看着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久久地矗立。

母鸡搂着鸭子,并肩站在大火前,越烧越烈的大火,把她俩的脸映得通红。

狗的心中充满绝望,看看火,望望月亮,仰头哀嚎“忘~~”。



大火烧了三天才渐渐平息,从前的房屋此刻变成了一片废墟,袅袅的硝烟从尚未烧尽的房梁里升起,与天空的云彩合为一体。

又过了几天,老奶奶回来了。

老奶奶病逝了,她的孩子们把她的骨灰送回老家,埋在了院子里。

动物们心情都非常沉痛,等老奶奶的孩子们走后,一起围到坟前痛哭。

小汽车就要驶过山脚了,狗追过去,撕心裂腑地狂吠“汪汪汪,汪汪汪……”。小汽车里的人们听不懂,其实他是在追问,我的爱人猫咪为什么没回来。她在那里?

母鸡飞上墙头,望着小汽车尾巴后卷扬起的尘土,慢慢地慢慢地舒展开了翅膀。

鸭子收拾好行囊,她准备到处去流浪。曾经那些养尊处优的日子害得她模糊了梦想,一双长着脚蹼的脚渐渐退化。她要到一个真正的大湖边安家,彻底忘掉院子一角的小水洼。

驴子依然忠诚地奔走,不是在磨旁,而是在坟边。他习惯了奔走,哪怕绕着圈子,一直一直地走下去。何况还是曾经那么亲昵地吆喝他的老奶奶的身边。

在那遥远的地方,猫咪正星夜兼程,向着曾经居住过的乡下走来。太阳晒得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风把它滑顺的毛吹得逆起来,泥泞的道路令她的四爪肮脏不堪。

她要走回朋友们身边。文章
来源 天添 资 源网 w W w.tt
z yw.Co M

上一篇:儿童故事:环境之星

上一篇: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4-2018 www.ttzyw.com,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05002647号